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诗歌 > 文章 当前位置: 诗歌 > 文章

五星闪烁(组章)

咪乐|直播|会员号 风投支撑能力欠缺,也制约独角兽企业发展。

时间:2021-10-2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文学襄军网    作者:牛合群 - 小 + 大


无名英雄
 
你以石头站立,也让青山站立。

以一种刺破黑暗的坚定信心,指引着日月星辰,大河奔流,二万五千里朝宗。难怪有那么多星星跃上你的头顶,成为这个民族的帽徽。

其实,你是一株柔弱的小草,是万万千千小草中的一点绿,但你的意志比石头顽强。

你最早感受到共产党宣言的炙热,你最先发出了黄河怒吼;你用身体铺路、架桥、冲锋,以赤脚走过沼泽雪野,用歌声唤醒太行山大别山五指山。

青山着意,收藏了你短暂而流火浴血的一生。让杀声震天,让血肉筑起新的长城。你倒在青山的怀抱。你是青山的袈裟,安静而孤独;你是曙光的琴弦,嘹亮而多彩。

你倒下的地方,站起来了一片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森林,站起来了一条通江达海、连接世界与未来的人间沧桑大道。站成了一种命运共同体。 

虽然,许多人早已忘记了你的名字,也许,根本就不记得你的名字。但你无怨无悔,一种海纳百川的大无畏气概,成为这个国度最闪亮最葱茏最芬芳的坐标。成为一座山。

五星闪烁,而太阳不落。

青山从自己的内部获取力量,而我们从你的背影中吮吸营养。



包饺子

二十七岁的王尽美,为了一个执念的主义,累死在通往黎明的路上。

遗骨被母亲带回了山东诸城老家,停在1925年8月的大北杏村口。

等到出殡的庄重时刻,母亲却在厨房里,生火,和面,擀皮,剁馅,认真包饺子,韭菜馅儿。

味道比外面的山花还要鲜,皮儿比贴花的窗棂纸还要薄。

包啊,包啊。包住了一个儿子生来爱吃饺子却没能吃上几口的遗憾;包住了一个早期革命者追求真理的饥渴;包住了一位母亲的疲惫,寒冷,牵挂,泪水,委屈,愧疚与自豪。

母亲终于端上来了,热气腾腾。她要让儿子不再隐瞒身份,大大方方地吃饱了,再上路。

她举着白发与乳名,送儿子。就像当年送儿子外出求学一样,腰板挺直,念念有词;一些含泪带笑的字,落在热气腾腾的灵魂之上,闪着太阳、月亮与星星的光。

而母亲的身后,站着一群“比炸弹更厉害的武器”:劳苦大众。

而晨光中,儿子又生龙活虎地,向她奔来,向着星星之火奔来,汇聚着开天辟地的磅礴气势。

以后的逢年过节,母亲总爱包饺子,包一些还没有说完的话,包大地上不老的种子与希望。

包的那么仔细与昏黄,那么缠绵与圆润,尽善尽美,仿佛每使一下劲,就会摸到,一个人脸上的春雷。



不可能

1953年的朝鲜金刚川,注定被山川铭记。

敌人仰仗空中优势,一次次狂轰滥炸,震天动地。那群都才十七八岁的志愿军战士的怒吼,盖过了自视高人一等的嚣张气焰。

他们唯一想做的事,就是通过那座桥,就是建成一座内心的桥。

为此,桥修好又被炸毁,再度修好,他们用血肉之躯架起了人桥,灵魂桥。

而护桥的人以自己为诱饵,舍生取义。一个屹立不倒、令敌人费解的战争奇迹,让我们闻见那股焦糊味儿,那不怕死的凛然味道。

不可能,是一座桥,是他们的使命与无上光荣。

人类完不成的事情,人民英雄做到了。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前进的前进。

金刚川掀起的浪花,高过了无恙山川;一群卫国的志士,用鲜血喂养了民族风骨与扭转乾坤的气节。

一座时间的金桥,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长城。


火车里的春风
 
一个“出差一千里,好事做了一火车”的人,走了;时间定格在:2021-10-24;时年22岁。

带着领章帽徽的火车还在亲切的发动,提速;穿越冬天…… 

里面的春风,一缕缕往外,往外泼洒……三千春色破茧,灵与肉在火焰中得到新生。

他留下的钉子精神、分明的爱憎、春风的微笑,却深深地扎下了根,长出了刺,开出了花。

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每年的三月春风,都会吹响一个平凡的名字。

许多小树苗,都会走出温室,用这个名字作为自己的准绳与尺码。

许多大树,脱去冬的雍装,轻轻地,就走进了他永远青春永远葱郁的世界。 
经历不平凡,融入平凡。他还在低头缝补平凡的衣袜,缝补了又缝补之后,开始缝补一个时代的平凡记忆。

他囊中羞涩却慷慨大方地捐助比自己更困难的人群;他汗水流过的脸庞,繁衍了许许多多美好的桃李,成为三月的风格。

他举起的光,历经岁月洗礼而成为旖旎的火焰,正在照亮诗与远方。

他的平凡,他的无私,他的微笑,正在占领这个时代的制高点。

不用叫他雷锋,不用叫他叔叔,就叫他春风吧。太阳升起,亿万双眼睛都在聆听他开往春天的铿锵足音。


泡 桐
 
庄稼就是人命,而泡桐就是一个个站立黄河的人。

“干部不领,水牛掉井”。把掉进井里的牛牵上来,把犯浑的黄河引大海,把亿万棵泡桐种下去,长出希望与新绿,镇住沙魔,镇住一个县委书记的老胃病;

从而保住庄稼的命,保住兰考几十万人的命。

而他的命,却被分给了盐碱、黄沙、粮食与饥饿的方言。
 
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个叫徐静雅的女人,每每站在焦桐广场喃喃自语:我呀,失去了一个丈夫,可全国人民得到了一个焦裕禄。

一棵泡桐点头,无数棵泡桐发出了森林般的呼唤。



(作者:牛合群 · 枣阳市)










上一篇:最美的青春

下一篇:桃 花 雪

文学襄军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文学襄军   wx.xysww.com
地址: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   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   邮编:441021
电话:0710-3512788   3366999   13607272288
400免费电话:4008520178
邮箱:997335257@qq.com
邮箱:759899098@qq.com
   
百度